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2018-03-16 16:32:29   来源:昆嵛   【字号:

  昆嵛主编读后并写之闫成钧老师是牟平区教育局为数不多的高中组语文教研员,虽已退休,但他几十年如一日,为繁荣小城语文事业而付出,仅此一点,我也应该向闫成钧老师致敬,不为别的,只为这份坚守与奉献。更不用说,如今闫老师写来这么好的有独特思想、极富启发的文字。作为一个老三届大学毕业生,其身上逼人的才华、深厚的传统积淀、尚德力学的研究、独善其身仁义做人的秉性,都是要我辈学习和不能及的。说起跟闫老师的缘源,对着照片,我想了半天,也没靠上去一点,虽与闫老师同居小城三十年,但并不相识,脑海中,一点印象也没有。1988年,我二十岁文师毕业,虽有一身之技,但因家无门路,只能分配回老家莱山镇教学,那时候闫老师可能也在与命运的奋斗中吧!半年之后,我抓住命运给于我的人生仅有一次的跳龙门的机会,靠自己的写作才能从那个小镇跃身而出,教育成为我再也不愿回首的往事,多少年之后,我的孩子也跃过小城的初中、高中,到异国求学,高中教育与我们全家擦身而过,这也是我与闫老师虽居小城三十多年,迄今并不认识的一个原因。晨起,又读了一遍闫老师的《与自己晤谈》,很有点史铁生的《务虚笔记》的味道,闫老师在文章中反思人生,分析时间的定义、走向、外缘、内涵,令我这个编外学生茅塞顿开,闫老师的博学、思考、独立品性,在这篇文章中都彰显无疑,我从中也找到了我的迷惑:与闫老师迄今未识,还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但我相信,2018的某月某日,我这个编外学生肯定会与老师相见!

  某月某日

  时间他有脚呀,一刻不停地在走。我感觉不是在走,而是在飞。飞呀飞呀,一眨眼就飞到了某月某日。当初在高中时,看到了一本《西游记》。书很破了,没头没尾。那是1973年,文化极度贫瘠的年代,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课外书。我匆匆翻了几页,几乎是哀求着想借看,书的主人高低不肯。当时是集合在二班开会,我就趁会前间隙看了几眼。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的句子:“光阴如箭,日月似梭。”意思是说,孙行者陪唐僧西天取经,不知道走了多少日子,时间飞快地过去了。当时看到这个句子,真想给吴承恩跪了,他怎么那么会说呢!现在看,这还是一般的句子,不够快嘛!现在应该说:“光阴如火星车,日月如航天飞机。”但感觉不像文学句子,倒像在和吴承恩抬杠。不管他了,说时光。感觉元旦刚过,咣的一声,春节就要来到了。春节的脚步声清晰可闻,渐渐震人耳鼓了。

  反之,有时候感觉时间在爬,简直就是一个刚刚会爬的婴儿,一分钟也爬不出一步。有时候感觉时间病了,简直就是卧床不起了。实际上,时间老人是一个恒量,人家出生以来就是那个步幅,或者说就是静止不动的,不因任何外力外因而改变。问题出在我们,也就是人的主观感受上。一头猪能否感觉出时间太快,我们不得而知。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他一般感到度日如年,初恋情人初吻一定感到时间如火星车。他们希望时间静止,就那样天老地荒地吻下去。

  由此看来,人的主观感受主宰了时间的快慢。真是一般的神奇,也是越说越对。

  某月某日

  我生长在高陵镇闫家庄村。那个村子是个小村,也是个穷村。小时候听大人说:以前叫和尚庄,因为村子南山上有座和尚庙而得名。到我记事的时候,庙不存在了,村子叫闫家庄。我村不止经济穷,文化穷得更彻底。到1970年代初期,全村没有一个高中生,初中生也不多。没听说谁家有老书——先秦线装书、四大名著,甚至建国以后出版的《林海雪原》《高玉宝》等等也没有。想想吧,一个劳动日在一毛五到五毛之间,全村能读书的人不多,“三尺肠子闲着二尺半”,再买书那不是脑子进水了吗?全村没有一个会下象棋的——没象棋怎么下呢?

  时间他有脚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1984年。这时候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毕业生,在母校牟平五中任语文教师。1984年4月,开始办理第一代身份证,我首先遇到的就是我的姓的问题。“闫”姓,字典里没有,也就是没收,电脑打不出,只收了“阎”。办证人员或派出所民警说,“阎”是“闫”的繁体,你们是阎锡山的后人,名人之后嘛。我无言以对,只得服从。从此我村改叫“阎家庄”,村里姓“闫”的都姓了“阎”,我叫“阎成钧”。忘了是哪一年,县委指示,一个县不准有重名的村,要我村改名。水道镇不知道是“闫家庄”还是“阎家庄”,比我村大一些,建村又早,据说我村闫姓是从那里搬来的。我村不能和祖先村争名,只能委屈地去掉了“家”字,叫“阎庄”至今。

  语文教师的我,有个没事翻字典词典的习惯。有那么一次,我从《现代汉语词典》里发现:“闫”收入了,有一个义项是“姓”,与“阎”是两个姓。我喜出望外,决定不姓“阎”而姓“闫”。这就需要去派出所改姓了。我事先备足了理由,户籍警热情地接待了我。我说:我不姓“阎”我姓“闫”,那时候字典没收这个姓,电脑打不出,是你们派出所叫我姓“阎”,现在有“闫”这个姓了,还是给我改回来吧?不可以吗?户籍警是个宽容又体谅人的女士,她觉得我的理由成立,很快改回了。我叫“闫成钧”,女儿也姓了“闫”。我村及村里“闫”姓没走我这一步,至今姓“阎”。

  改回“闫”姓以后,还有一些麻烦。比如身份证叫“闫成钧”,工资卡叫“阎成钧”,女儿初中会考的名字也与户口簿不统一,我只能跑腿了。

  这个普通的“闫”姓,让我有了故事,也就码出了上面的文字。

  某月某日

  女儿读初一的时候,数学老师布置了几题周日作业——解一元一次方程。有的题X是未知数,有的题Y是未知数,这些对她来说自然都是小菜。可是做到最后一题,试题中竟同时出现了两个未知数,可女儿并没有学过二元一次方程,这是老师的疏忽吗?女儿问我,我不能回答自己。冥思苦想再三,忽然有一道电光照彻我的脑海。为什么不能解成x等于一个数加减多少y呢?或是y等于一个数加减多少x呢?这样,就既可把x看做未知数又可把y看作未知数,就会有两种解法。女儿照我的思路做题,周一得知,全校八个班400多名学生,就她自己做出来了。我告诉女儿:思考是学习上的得力助手,威力巨大。

  某个周日下午,我在沁水河边散步,恰遇一位少妇在教她的幼女认识钟。妈妈说,小针在5上,大针在6上,是几点?女儿摇头不知。妈妈告诉女儿是5点半。妈妈紧接着又问小针在8上,大针在6上,是几点?女儿还是摇头。妈妈告诉女儿说是8点半。我听了,想了想,小针在5或8上,大针绝对不会在6上,而是在12上。只有小针在5和6或8和9中间,大针在6上,这时候才是5点半或8点半。我想了又想,把自己的确切想法告诉了这位年轻妈妈,并且调侃了几句:“美女,您说的这个钟,走得不准吧?”把美女妈妈闹了个大红脸。事后我想,做学问必须要严谨,思维要缜密。只有思考才不会闹出笑话,才能获取准确而完善的知识。

  大概是2011年年末,我听广播说,世界上有个国家少了一天。我惊恐万状,天哪,同在地球上,一年365天,闰年366天,怎么会少一天呢?这一天哪去了?上帝偷走了吗?我冥思苦想了半天也不明白,忽然一个想法蹦入我的脑海中,莫不是国际日期变更线变化了?上网一查,果然,国际相关组织把国际日期变更线调到这个国家的左边(或是右边,地理老师可以指正)去了。如果没有思考,我现在还可能惶恐,有了思考,我便豁然开朗。思考是我不断进取的动力源泉。

  作者简介

  闫成钧,烟台师专(今鲁东大学)中文系78级3班学生,毕业后历任牟平五中教师,牟平区教研室高中语文教研员,2016年7月退休。诸多作品,如散文《时间雕刻的记忆》,发表于《昆嵛》2018年01期。

昆嵛文化传媒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闫成钧:时间雕刻的记忆 2017-11-22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athleticdnablo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