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2018-03-27 14:53:00   来源:昆嵛   【字号:

  我的家乡在胶东,位于仙山之祖昆嵛山下,圣水之源黄垒河边。东有仙姑下凡尘,南接果香福禄地,西邻卧龙藏虎处,北立宝山生金银。列位要说,你的家乡我知道,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哪像你说得云山雾罩,神乎其神!此话不虚,且听在下分解。

  我家乃牟平区水道镇杭北头村,村东二里有一小山岗,名曰“仙姑顶”,有两村:东仙姑、西仙姑,传说是仙姑下凡之地。村南有一陵行,种植了上千亩红富士苹果,品质极佳。往南八里有一村,名曰“福禄地”。我村西三里有一小村,名曰“卧龙”。村西北五里是本村的一处山岚,名曰“黄金夼”,古代即产黄金,现在是本市黄金冶炼巨头——烟台恒邦公司的矿区。这里物华天宝,盛产小麦、玉米、花生、苹果,更有本县最大的金矿。这里人杰地灵,走出许多政府官员、商界巨子、军界精英、知名学者,甚至还出了一个假皇帝!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人们世世代代在这里安居乐业。

  村边有一条河流,从村东南而来,转向村北,又急转弯向村南流去,像一条银色的玉带围绕着村庄。这条河叫黄垒河,发源于昆嵛山主峰泰礴顶西侧,流经牟平、乳山,在文登和乳山交界处的浪暖口入黄海。全长69公里,流域面积652平方公里。她的发源地昆嵛山系道教胜地,被誉为仙山之祖。又是国家森林公园,环境保护相当好。流域中又吸收了众多的山涧泉水,因此河水清澈,味道甘甜,并含有钙铁等微量元素,饮用极佳。省环保局曾抽样检测,其水质列全省第一,可谓圣水之源。

  我喜欢这水,喜欢这河。从儿时起,这河就是我们的乐园。夏天经常成群结对光屁股到河里洗澡,捉鱼摸虾,嬉笑打闹,在一尺多深的水里尽情游玩,乐不归家。雨季水深,是小伙子们大显身手之时。他们在腰深的水里纵横驰骋,上下翻飞,左冲右突,好不威风!引得岸上围观的老少爷们阵阵惊呼。

  夏天夜里,这里更是天然高档的避暑胜地。河边有大片的沙滩,那沙子,白白的,细细的,厚厚的,软软的,用草帘子一铺,躺在上面,那是真正的沙发,舒服极了。或一家三五人,或邻舍三五家聚在一起,拉家常,讲故事,听得孩子们如醉如痴。一群半大小子在一起奔跑追逐,玩“骑马打架”或“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在这里,却不用担心摔伤,下面是厚厚的沙发呢。也有文文静静的,也不扎堆,独自躺在沙滩上,看星星,听水声,闻蛙鸣。母亲们都拿着芭蕉扇,赶走来犯的蚊子。也有细心的老者,用一种叫山姜的野草编成绳子,点燃了来熏跑蚊虫。

  冬天,这里是我们的滑冰场。几丈宽的河面,一尺多深的水,结上三寸厚的冰,光滑如镜,即使陷入冰窟窿也绝无危险。我用两块木版,各绑上两道铁丝作冰鞋,用一根木棒,头上安一颗钉子当冰针,便悠然自得地滑起冰来。有时候还组织几个小伙伴来个短道速滑比赛呢。

  这河边还是我们的燃料库。河两岸树木茂盛,杂草丛生,秋天和冬天,我和伙伴们常常到那里割山草,砍枯枝。休息时坐在河坝上一起唱我改编的歌曲:“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麦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劳动的号子,吃惯了河里的白鲢。”或朗诵改编的诗句:“麦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这里一年四季都是女人的洗衣房。吃完早饭,女人们端着衣盆,或拐着篓子,推着车子,把脏了的裤子、袄子、被单子、窗帘子统统拿到河里去洗。洗衣地点有四处:住村东的到东河,住村北的到北河,住村西的到西河,住村南的到下河。(其实都是一条河。)女人们一边洗衣,一边拉着家长里短,村里的小道消息大都是在这里传播的。春夏季节河水清凉自不必说,即使冬天也不太凉,西河有一块水面大概是地热温泉之类,冬季温温的,不会扎手,女人们都到那里洗衣。

  河边靠近村子的地方是菜园。社员们每户都分一块大约二分菜地,种上白菜、萝卜、土豆、大葱、韭菜等。由于土质好,水质佳,浇水又方便,所以那些蔬菜相当好吃!但有一事却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社员们吃韭菜都吃老的,不吃嫩的!原因是这样的:每家一般栽两垄韭菜,春暖之时,韭菜快速生长,依次收割。怎奈菜多口少,眼见由嫩变老,也都是从老的方向依次收割,老到哪儿吃到哪儿,吃到哪儿老到哪儿。我曾苦口婆心地劝说大婶大嫂们扔掉老的吃嫩的,或者少栽一垄,但至今几十年来无一改变。

  村南有一陵行,被河环绕着像个半岛。沙土地质,气候适宜,浇水方便,是种植苹果的理想之地。这里长出的红富士苹果,个大、色红、糖多、皮薄、香脆可口,品质极佳。改革开放以后,本村村民每户都有三五亩果园,每年卖果一般能有七八万的收入,早已脱贫致富了。发展苹果还改善了村民的饮食结构,够等级的苹果卖完后,每户都能留下几百斤残次果,一家人可以吃上大半年呢。前人的理想“饭前一盅酒,饭后俩苹果”如今得以实现。这不由得使我想起前些年,每家只有一筐苹果,由于储存不当,过几天就要腐烂一个。这是稀罕东西,不能扔了,就把腐烂处削掉照样吃。一边吃一边烂,一边烂一边吃,吃完了烂完了,烂完了吃完了。想想真是好笑!

  村西河上有一座大桥,横跨两岸,将山村与外面的世界联系起来。村里出产的粮食、花生、苹果都通过大桥运往城里。外面的化肥、衣物、电器也都通过大桥运进山村。外面的姑娘披花戴红通过大桥成了我们村的媳妇儿,村里的小伙子走过大桥离开山村去当兵,去求学,去工作…….

  从前,这条河上没有大桥,只有一尺多宽的小石桥。村民步行、骑车、推车都要经过小石桥。最难的要数推车,用独轮小车载几百斤粮食或柴草,视线不清,两脚又叉不开,手艺欠佳或力气不足者常常轮子一偏车子一歪掉到河里。这小桥难走,还只有冬春能用。夏天雨季来临之前,定要拆除石桥,否则大雨一下,滚滚洪水将轻而易举地冲毁石桥。夏天桥一拆,村民便要赤脚过河。家乡一带流传着一句谚语:“杭北头的妇女脚不臭,一天三次水中流。”平时水深至小腿,来回过河虽不方便,倒也习惯了。赤脚走在清凉的河水里,踩着细细软软的沙子,还挺舒服,挺惬意的。难得是下大雨时,河水暴涨,静静的小河顷刻变成了百米多宽一人多深的急流。这时的山村便与世隔绝了,进村出村是不行的。要有紧急事情,只好冒险。

  那年夏天村里一个姑娘出嫁,正赶上发大水,只得把陪嫁的大木箱用塑料布包裹严实,再用长绳拖甩过河。还有更悲惨的事情:那是一九七几年夏天,连降大雨,村外饲养园的的人无饭可吃了,便大着胆子趟着齐胸深的水过河回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走到河中央,脚下一歪被河水冲走,第二天,在下游三十多里外的河边才找到了尸体。

  1981年,在“农业学大寨”运动的推动下,集体经济得到较快发展,村里居然积攒了十几万元巨款,竟奇迹般的修起了这座大桥。桥长120米,宽6米,是黄垒河上第一座大桥。桥修好了,村民们喜笑颜开,奔走相告。男女老少有事无事都要到桥上走走看看。晚上,这大桥便成了恋爱角。姑娘小伙儿心有灵犀,聚到桥上,或窃窃私语,或唱歌吹笛,很是浪漫温馨。

  母亲出生在黄垒河的上游,离我们村有十几里路。我从小就知道姥家和我家门前是一条河,总想探究一下。那年夏天,舅家表弟到我家小住两天,回去时约我同去。我们却不走旱路走水路,顺河而上,一路玩水,捉鱼摸虾。早晨动身,到姥家时天都黑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县里决定在那里修一座中型水库,即瓦善水库,姥家便举村搬迁到五里之外了。

  父母是由亲戚介绍相识的。当时父亲在福建当兵,回乡探亲时认识了母亲。按我们当地风俗,双方第一次见面叫“看人儿”,看人儿满意了再到男方家里“看场儿”。母亲“看场儿”后想和父亲多处一会儿,就谎称不认识回家的路,想要父亲去送送。父亲不解其意,竟说:“你就顺着河圈使劲走,使劲走就到你家了。”以后这话便成了村里的笑料。

  母亲出嫁时只有十九岁,刚出门子难免想家。姥姥说,我每天早上在河面上放一片树叶,半个时辰就漂到了你们村河边。你若是看到了这片树叶,就知道为娘安好,就不用挂念了。所以,母亲经常到河边捞起一片片树叶,回家积攒起来,同时也积攒了母亲的关爱。姥姥的娘家在这条河的最上游,离姥爷家有七八里路。我想,姥姥的办法也许是从娘家带来的?

  母亲一生只吃这河里的水,从没离开这河边。母亲心地善良,性格开朗,就像这河。母亲眼睛像河水一样明亮,心思像河水一样透明,胸怀像河水一样宽广。这条河哺育了母亲,也哺育了我。这条河就像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就是这条河!

  作者简介:

  王春选,男,1962年生于牟平区水道镇。1978年考入烟台工业学校,1981年毕业。1987年至1990年在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函授学习企业管理大专课程。先后在烟台自行车厂、烟台冰轮集团从事技术设计安全环保等工作,曾获得“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省优秀新产品设计一等奖”“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省机械行业安全生产先进工作者”“澳门永利网上娱乐职业卫生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现任澳门永利网上娱乐晟宝丽壁纸集团公司企业管理部长,工程师,国家注册安全工程师,是传统意义的“理工男”。虽长期从事工程技术工作,却酷爱文学。业余时间大都用来研读小说、诗词、对联,常常沉浸其中,乐此不疲。因对文学理论缺乏系统学习,又无名师指点,故作品大多自我欣赏,鲜有发表。偶见《昆嵛》征稿,此乃故乡盛事,我辈理当积极参入,也可借此机会学习提高。

昆嵛文化传媒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athleticdnablo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