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2018-04-04 15:18:00   来源:昆嵛   【字号:

  三 第一次出海

  渔船驶出渔港后,就算正式进入海区了,驶出渔港的挡浪坝后,渔船开始缓慢提速前行。同事们除了值班的以外,大部分都已经进船舱休息了,毕竟在停港的这几天都是忙忙碌碌。我和几个刚来的伙伴们舍不得过早地进去休息,都有些恋恋不舍地站在甲板上遥望港口的风景。最醒目的是烟台山顶那红白相间的灯塔,给人以倍感亲切的感觉。不舍得进去的原因也许是感觉这一走,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到母港,何时再能见到父亲,有种远征前上战场时生死离别的悲壮。

  也许是船速还没太快的缘故,成群的海鸥一直追逐在船尾。它们一会儿垂直扎于水中,像是去海底捞宝;一会儿又拍水展翅而上,像是去九天揽月,并大声地叫着,嬉闹着。听师傅们说,有些漂游在水里上层的小鱼小虾,被水底中的螺旋桨冲击后,小鱼虾就会漂浮上来,所以才引起海鸥争相追逐前来觅食。我想也许这些海鸥是为我们的出航前来送行的吧?因为它们知道我们就要远航了。远看船的尾部,被螺旋桨激起的滚滚浪花,就像是一条海底蛟龙在翻滚和飞舞,场面颇为壮观。

  季节已经进入到五月初旬。今天的天气不错,五月的春风吹拂到海面上,荡漾起层层波澜。温暖和煦的金色阳光,照耀在蓝色的海面上,就像是蓝色的宝石那样晶莹剔透;看天空云卷云舒,晴空万里,空中的朵朵白云,就像是万马奔腾,显得极其壮观。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浩瀚的海洋,以前在老家看到的胶州湾和现在的大海相比,那胶州湾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湖泊而已;而现在我所看到的大海,这才是真正的大海,它宽阔无边,碧波荡漾,深不可测,给人一种神秘感和豪气感。当我登上驾驶室顶楼时,放眼远望,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峰此起彼伏,就像是卧伏在海面上的蛟龙,气势宏伟。我被大海的空旷和美色给陶醉了,因为今天终于圆了我童年的梦想。

  能看见远处的山脉,这说明还在近海之中,因为深海宽阔是看不见山的。航行了一个小时后,海上的风浪逐渐有些大了起来。船也比刚出港时摇摆得厉害。人在船上走步时,就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有些跌跌撞撞。那些刚来的同事们都开始有些晕船了,有的甚至呕吐了起来,于是纷纷回到船舱里躺下。尤其是从来就没看过海的安丘人吴永志,因晕船反应厉害,不但把苦胆水给吐出来了,还因反应迟钝给吐在了舱铺里,而且还殃及鱼池吐到了我的铺位门前,弄得船舱里到处都是一股腥臭味。

  别看他是乡村人,但他却有着一副白里透红的漂亮脸蛋,他的红脸腮,就像是少女搽了胭脂一样好看,因此我们都称他是大姑娘。这时的他,脸上的红晕已经不见了,满脸都蜡黄蜡黄的,就像是一个黄脸婆,晕船的难受,让他的五官都有些扭曲变形。而那个胶州人徐怀亮,虽然他隔海不远,身体也很强壮,他的脸和吴永志却正好相反,脸上长了不少的雀斑麻点,坑坑洼洼的有些瘆人。他晕船的程度比吴永志能轻一些,虽然没有呕吐得厉害,但脸上的雀斑却被晕船给弄得闪闪发亮。

  奇怪的是,我却没有晕船的反应,只是有一点点眩晕的感觉。这对于一个从来就没有干过船的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听老师傅说,几乎刚上船的新人都要过晕船这一关。我不晕船是否要归功于父亲的遗传和给我起的那个乳名呢?我想也许是吧,要不其它的原因也解释不出来啊,也许我天生就是个弄海人的命吧。

  因为晕船的原因,对刚来的新手在头两天一般是不安排值班的,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大副看到我不晕船,就提议让我去值班,说是越早适应越好。因而我是第一个被安排去值班的新手。

  大副姓彭,叫彭永涛,福山人,四十多岁。因他体型高大,又有两颗门牙外凸的大板牙,因此人们叫他彭大牙。大副性格开朗,也很有幽默感,给人以和蔼可亲的感觉。忘了介绍船上的一号人物,也就是我们的船长了。船长姓于,叫于守智,四十五岁,牟平人,中等个子。因他平日表情比较严肃,能摆摆一些八卦新闻,因此都叫他于大摆子。看到船上的人都有绰号,我感到有些好奇,据老师傅说,弄海的人都喜欢起绰号,谁也不能独善其身。我想这也许是船上的生活太单调,人们用叫绰号来打发寂寞的一种乐趣吧?

  船上值班可不像陆地上值班那么悠闲,而是要去给轮船当操舵手。操舵手就是要掌握着船的航行方向,因此舵手在航行时是掌握渔船命运的关键人物。当然了舵手要在船长或大副、二副的指导下去操作。很多人都记得《大海航行靠舵手》这首歌吧?歌里把毛主席比做舵手,就说明了舵手的重要性。

  一般值班时要一老一新两个人来操舵,两个人间隔一个小时轮换一次,当然了新手总是要多干一些,以此来体现尊重师傅的重要性。第一次和我值班的是水手长邓九科,三十多岁,个子不高,有些胖胖的,乳山人。因他说话办事都有些大咧咧的,也不经过大脑思考张嘴就说,再就是他在家排行第三,所以船上都叫他邓三子,意思是有点嘲的意思,也就是二百五的意思。虽然他快人快语,但他心地却很善良,也乐于助人,尤其是对新来的伙伴,他都热情传授技术,因此很多新来的伙伴都比较喜欢他。

  带班的二副是和我一起去买点心的司务长,也就是人称董二愣的董浩。第一次我就和二副、水手长一起值班,而且这两个人一个姓董一个姓邓,一个叫董二愣,一个叫邓三子,感到怪有意思的,也让我对他们两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第一次接触舵轮时,感觉跟操纵汽车上的方向盘性质一样,只不过这个方向盘很大,几乎有一米多高,是用硬木头做成的,转动起来有些笨重。当我用手握住舵轮时,心里有些紧张,眼睛几乎不够用,既要随时盯紧罗盘仪,双手又要来回转动舵轮,以便随时控制方向。第一次操舵就让我有些手忙脚乱几乎不能把持自己,额头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我想这是太紧张的原因吧。

  一般航行时都是按船长提前定好的航向来操作,操舵时左右允许偏离航向5度或10度,超过15度时要赶紧修正方向,以防偏离过大而发生意外。因为我是第一次操舵,尽管二副告诉了我操作要领,但我还是掌握不好,有时候左右偏离超过了20度以上,我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船头左右来回摆动尽走S形。二副大声呵斥我说你咋这么笨呢?不能来回转动方向盘,要轻、稳、缓才行,只有转动角度过大时才能快速回舵。

  尽管我急得满头大汗,可还是掌握不住要领,船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不听我的号令。后来水手长过来手把手地教我说,如果往左偏离了20度,那你得把方向盘往右回20度,快要到了时就赶紧回到左10度,然后赶紧再回到0度的位置上就行了。我试着按他所教的操作了几次,感觉很好用,我这才慢慢掌握了操作规律,心里有种如释重负般的舒畅。还是水手长有耐心,不像那个董二愣就知道发二愣脾气,越发我就越心慌,越心慌就越记不住要领。

  水手长嘱咐我说遇上打满舵时,在回舵的时候必须要小心,头部必须直立不能歪斜在舵轮位置上,手不要突然松开舵轮,以防被急速回转的舵轮给打伤。他说以前有一个新手就发生过一次事故,急打满舵后,因用力过猛再加上打滑失手松开了舵轮,头部没及时闪开就被回转的舵轮给打破了头。为此事,当班的二副还受到了处分。他说的还真不是空穴来风,我实验了一次,打满舵后,回转的速度和力度确实很大,就像是拉紧的弹簧只要一松手就会立马回到原点。别说是打破头了,就是打碎脑壳也不在话下,因此必须高度注意才是。

  操作了二小时后,我就慢慢地找到操舵的窍门,操作起来就有些驾轻就熟的感觉了。这时候我可以不需紧紧地盯着罗盘和来回搬动舵轮了,而可以一手把住舵轮,把头抬起来去仔细地观察前面的海面,也可以偶尔和二副、水手长说个玩笑话,感觉有股轻松的惬意。

  这是我第一次出海,第一次面对浩瀚的大海,也是我第一次驾驶着这么大的火轮。这美妙的第一次,竟然融入到蓝蓝的大海里和碧蓝的天空中了,试想,这是多么让人高兴和激动啊!

  值班结束后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这是我第一次在船上吃饭。在船上吃饭时,那种感觉和在家吃饭绝对不一样。船上的主食也是由馒头、米饭、面条、包子和饺子组成,只不过包饺子时要大家一起来包。船上人员配备约在16人左右,一般配备一个炊事员,是全职的。而我们船上新来了一个炊事员,所以就配备了两个炊事员。两个炊事员都姓王,老王和小王。老王五十多岁了,市里人,个子不高,但体形却特胖,将近一百公斤。因他太胖,又有些像电影里的叛徒王连菊,因此我们给他起的绰号叫王连菊。老王的徒弟小王是和我一起上船的新手,个子1.78米,很瘦,一头自来卷发,就像是一个洋娃娃那样可爱,因此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卷毛狗。后来我和他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一直持续到如今,他出徒后就被调到其它船上去独立掌灶了,因此我们后期见面的次数不是太多。他们俩个搭配得确实有些很滑稽,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成了船上的一道风景。

  吃饭时,心随着船的起伏在忽起忽落中跳动,吃下去的饭也在肚子里上下翻滚着,就好像是锅里煮开的饺子那样不安分。厨房紧邻机舱进出口,下面的柴油味夹杂着热烘烘的铁器味,随时往厨房里飘来,让很多晕船的人一闻到就想吐,更不用说想再继续吃下去了。但也不能把机舱门给关闭,因为里边的温度过高要通过出口往外排泄,另外值班人员必须通过出口来辨别机器的轰鸣声中是否会出现问题,以便及时下去查看。

  为了减少呕吐,晕船的人只吃块馒头就点咸菜不敢去吃油腻的东西,否则吃下去不久就会马上吐出来。因为是刚出海,所以还没吃到新鲜的鱼虾,只吃了一些蔬菜炒肉之类的。虽然我不晕船,但这顿饭吃得也是没滋没味的,也许是值班三个小时有些累的缘故吧。

  吃完饭后,我就赶紧去船舱休息了。虽然自己不晕船,但这毕竟是第一次随船在海上漂泊,因此有些不太适应,再加上操舵值班有些累,感到浑身有被掏空了的感觉。总的来说,第一次出海的感觉还不错,让我亲自开上了这么一个大火轮,圆了自己童年的梦想。(未完待续)

昆嵛文化传媒

昆嵛文化传媒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韩勋德:水手手记(长篇散文连载之一) 2018-04-03
韩勋德:我读沈从文的《湘行散记》 2018-04-02
韩勋德:对白 2016-07-18
韩勋德:艾山行 2016-06-20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athleticdnablo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