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2018-04-09 16:17:00   来源:昆嵛   【字号:

  六逛上海

  第一次下去逛上海是在水手长的带领下。毕竟他来过好几次上海了,对上海的道路交通比我们熟悉,而我们几个农村上来的生瓜蛋子,哪敢单独去逛这全国有名的花花世界?

  水手长说,想逛上海要提前作出安排,如果是想去买东西,那就去逛上海著名的十大百货商场;想看光景就去逛上海的南京路和外滩,因为南京路代表着上海的繁华。以前有个电影《霓虹灯下的新哨兵》《南京路上好八连》,给我们的印象很深,电影里说的就是住城战士在繁华的南京路上拒绝各种诱惑,拒腐蚀,克己奉公地维护着南京路上的公共秩序。可见南京路是上海十里洋场的繁华中心。水手长说想去买服装就去淮海路上,那里就是上海最全的服装批发零售中心。

  我们首先最想去逛南京路。因为我们第一次来,没有购买商品和服装的计划,再加上当时采用布票和粮票,我们手里也没现成的,因此要求水手长带我们去南京路看看。其实水手长是想去淮海路和第一百货去给他爱人买件衣服和买食品,但考虑到我们是第一次来,因此就先满足我们的要求。但他卖乖对我们说,我带你们来逛南京路,耽误了我去给老婆买衣服,你们三个中午要请我吃饭来表示一下。我们一直表示同意,因为人家耽误了自己的事而为我们着想,意思一下也是应该的。其实我们都被他给耍了,后来才知道南京路隔淮海路很近,从南京路逛到西头就是淮海路,第一百货也在南京路上,只是我们不熟悉罢了。

  当我们走下船进入到市区后,被眼前这个繁华的大上海给迷住了,眼睛都直勾勾地看不过来了,感觉看啥都是新鲜的。当一辆顶上拖着一根粗电缆、下边还有铁轨、很大很长的客车过来时,我们都有些惊讶,这是一辆啥车啊,怎么这么大呢?我们也看过烟台的那些公交车,和这个相比小了很多很多,而且也不带轨道。水手长告诉说,这叫有轨电车,你们从来没见过吧?然后他带着自豪地对我们说,还有无轨电车呢,等一会我们就去坐着体验一下。我们三个都高兴地期盼着快点坐上,也期盼着快点到达南京路。

  上了无轨电车后,车厢里的人很多,女售票员朝我们哇啦哇啦地说着上海话,我们三个也听不懂,都有些尴尬地看着她。还是水手长替我们解了围,他拿出四毛钱,买了四张车票,售票员这才不哇啦了。但她的脸上明显带有一种轻蔑的表情,肯定是怪我们是外地来的乡下人听不懂上海话。其实这也不能怪我们,公共场所服务员就应该说普通话才是。当然了也有不少服务员说带有上海腔的普通话,我们大部分都能听懂。后来我们去过上海很多次,但我还是没学会、没听懂上海话。只听懂为数不多的几句上海话:一句“阿拉”,代表“我们”的意思;一句“小娘逼”,代表“小姑娘”的意思;一句“侬好”,代表“你好”的意思;一句“贼卫”,代表“再见”的意思;一句“桑嘿”,代表“上海”的意思;一句“霞霞浓”,代表“谢谢你”;一句“嘚伐起”,代表“对不起”的意思。反正上海话是太难记太难学了,再加上我们也不是经常来,一个月两个月来一次,来了只下去逛一天,所以就感觉没有要去学的必要。

  这南京路确实让我们大开眼界,两侧商厦鳞次栉比,繁华异常。老介福商厦、华联商厦、广电大厦、轻工大厦、上海商城、锦沧文华大酒店等,现代化的大型、高层建筑使南京路更加绮丽繁华。

  正是这些繁华,把我们三个贪恋的目光给吸引住了,因此逛的速度极慢,这让水手长很不满意,并多次督促我们跟上他的步伐。来逛南京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几乎都是人碰人,人挤人,好像是农村赶大集那般喧闹。我们被人挤来挤去,在不知不觉中,我们逛着逛着就跟水手长走失了。

  找不到水手长,我们三个都有些惊慌失措起来,因为我们不熟悉路,没了他这个向导,这让我们如何是好呢?我们决定留一个人在原地等,其余二个人一个顺时针方向一个逆时针方向分头去找水手长,不管找到没找到,最后都到这个地点来汇合。那个时候不像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人人都有手机,那个时候就连传呼机都很少,因此失去联系后,除非能亲自找到,要不就是鞭长莫及了。

  好在有惊无险,水手长终于让我们给找到了。我们看到水手长的脸上冒出了很多汗珠,并带有不满和如释重负的表情,估计他是看到我们不见后,也很着急并连忙去找我们。水手长也没过多地埋怨我们,只是嘱咐我们要跟紧他,别再走丢了。从南京东路一直逛到南京西路时,日头已经翘得老高了,六月的骄阳把我们晒得汗流浃背了,这该死的南方怎么这么热呢,和我们北方的凉快相比,简直是差了两个季节。这时肚子也咕咕叫了,是在提醒我们好吃中午饭了,于是我对水手长提议说找个地方吃点饭吧,他们两个也异口同声地附和着我。

  上海的消费水平在全国是最高的,为了能省一点,水手长带我们钻了好几个胡同后,才找到了一家简易的小吃店。为了感谢水手长带我们出来逛街,我们三个决定掏钱请水手长吃一顿,我们让水手长自己点菜,让他点一些好些的。其实我们三个巴不得他点最便宜的呢,这样我们就能省一点,毕竟我们是刚来的,身上的钱也不宽裕,那时候的工资一个月才18块钱。

  其实水手长早就看透了我们的心思,他是啥人啊,毕竟比我们早喝了几年的海水。水手长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要了六碗米饭。最贵的一个菜是白斩鸡,其它的都是些很便宜的蔬菜。我一看水手长替我们省了不少钱,我有些不过意,就去吧台要了一瓶洋河大曲,因为我知道水手长好喝白酒,洋河大曲是他的最爱。水手长说下午还得继续逛街,因此不能喝得太多,他一个人倒了半斤,其余半斤给我们三个人匀开了。

  这顿饭吃得有些不习惯,那最贵的白斩鸡是凉的,吃起来还带有一丝甜甜的。那米饭也不好吃,太硬了,没有米香味,上海人叫糟米,就是最差的一种米。真不如吃我们北方的馒头就大葱蘸面酱过瘾。好在喝了一点小酒,有了一种晕乎乎和解乏的舒畅。

  下午我们随水手长去逛了淮海路。淮海路几乎是清一色的服装店,以批发居多,当然也包括零售。水手长想给他老婆买件春秋穿的衣服。那个时候时兴中长纤维面料,因为这种面料比较挺直,不起皱。他说他老婆三十多了,中等个头,不胖不瘦,皮肤白净,让我们给参谋一下看看买啥款式和颜色的好。他们两个也许是逛累了,所以也没心思去关心这个,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倒是我却去认真思考了一番,我感觉水手长平常对我们挺关照的,尽心尽力地教我们一些船上的知识,因此我有必要去给他当好这个参谋。

  水手长看好了一款大开领、大方格,颜色为粉红色的中长纤维长款上衣,问我们咋样,好不好看?我给他提了一个意见,我说依照嫂子的身材和年龄,我感觉买一款小开领,短款,小方格,颜色为墨绿色的比较好,墨绿色和嫂子的肤色搭配起来,更能显得典雅和娇艳。水手长采纳了我的意见,很痛快地掏钱买了下来。后来水手长说我给参考的那件衣服他老婆很满意,老婆的闺蜜们都夸他有眼光,以后也让他给捎衣服。为此事水手长还专门请我喝了一次酒,这是后话。

  我们逛了一整天的大上海,虽然我们三个只买了几盒上海产的飞马牌香烟和两瓶洋河大曲,但我们依然感到没逛够。晚上吃饭后,我和水手长提议出去逛逛上海的外滩。因为我们逛南京路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上海滩的繁华,而且人们都说上海滩的夜景最美,不逛上海滩就等于没来过大上海。可水手长说他逛了一天太累了,再加上他以前也逛过几次,因此不想再去了。

  吴永志和徐怀亮也极力恳求水手长带我们一起去看外滩,可水手长就是不为所动,因此让他们两个也感到好失望。我对他们两个提议说,要不我们三个一起去逛吧,毕竟我们已经知道做几路车到南京路了,我想我们三个大活人,而且都是堂堂的高中生还能走丢了不成?我的提议得到了他们两个的极力拥护和赞成,于是我们决定结伴去逛外滩了。

  在我们等无轨电车的时候,有些小聪明的吴永志对我俩说,我看电车上那么多人乘车就一个售票员,我们何不趁车上人多混乱的时候省点车票钱呢?言外之意就是逃票的意思。他说售票员都是在车辆的中部,我们上车后就赶紧去后部找座,然后低头装作打盹的样子就行。有些胆小的徐怀亮说这样不好吧?如果被人给识破那多丢人啊!吴永志有些不服气地说,就是被人识破那也没关系,就说我们忘记买票了,也可以说我们听不懂上海话,大不了补票不就得了吗?再说了逃票也不是犯罪和丢人的事,何况外人也都不认识我们。我是处在他们俩中间摇摆,既不赞成也不反对。吴永志看到我在犹豫,知道我是不太反对的,于是他拍板说,那就看我的,你们俩听我的指挥就行。

  当无轨电车过来的时候,在吴永志的带领下,趁着上车下车人多的机会快速走到后部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电车开动后,只听售票员用带上海方言很浓的普通话喊道:“上车的乘客请买票,下一站到提篮桥,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下车的准备。”并连喊了三遍。我这时候心里就像是打着小鼓似的很是紧张,低头不敢看其他乘客,尤其是不敢朝售票员那里看,生怕被售票员一眼认出。这心情就像是做贼似的难受和不安。为了逃这区区的一角钱,我第一次做了违心的事情,尽管当时的一角钱也很值钱。

  当无轨电车到达外滩时,我们三个连忙低头快速地往车下冲出,就好像是小偷急于逃跑那样慌张和心虚。走出电车后,我们三个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并为逃票的成功而欢欣鼓舞起来,心里竟没有一点羞耻感,我想这与年少不懂事有关吧。

  当我们三个人怀着喜悦的心情走到外滩时,立即被外滩的夜景给迷住了。“呜……”远处江面上传来阵阵轮船的汽笛声,那声音显得那么悠扬和美妙,仿佛正在演奏一曲美妙的乐曲。这汽笛声咋就和我们在海上捕鱼时听的汽笛声不一样了呢?后来想想,这是环境的变化才让心情也随之变化的原因。此时外滩海关大楼的钟声敲响了:“当……”这钟声听起来显得那么悠远、沧桑,仿佛在叙说着百年上海外滩的历史和兴衰。外滩,一直是世人心目中最美的风景,繁华的象征。夜幕下的外滩,在那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宽阔的黄浦江面上,湖光交映,千姿百态,色彩斑斓,简直是美轮美奂。

  我们三个被夜上海的外滩给彻底迷失了。尤其是看到衣着暴露的苗条淑女时,让我们都有些害羞似的不敢去正视,生怕盯着人家看会被委以流氓罪来定论。上海女人的时尚和超前,在全国享有盛名,我们老家包括公司所在地——小城烟台,是无法比拟的。尤其是我们三个农村来的,从没见过这么大的世面,感觉像是进入了桃园仙境那般。

  后来我们遇上了对船上的王永贵和江风兴,他们两人也是前来逛外滩的。于是我们由“三人帮”变成了“五人帮”,比“四人帮”还多了一帮。对于他们两个人,我们不是很熟悉,后来据一些老师傅讲这两个人有个共同特点:都有点好色,臭味相投。具体好色在哪个地方,我们也是朦朦胧胧的一头雾水,只是感觉多了一些同事陪伴,胆子更有些壮了起来。

  古语说,“和尚多了好念经”,可用在我们这里却正好相反。原本我们三个人不管去哪里都能达成一致,而他们俩加入后就有些不统一了。我们说想去看看海关大楼,他们俩说去看看外滩的旧领事馆,后来我们只得采取用“拳拳抱”的方式来确定去向。意见达成一致后,走得也是步调不一致,因为他们两个的眼神老是不够用,总是在那些穿着暴露的女士胸前飘来飘去,以至于让行动迟缓了许多。

  对于上海,我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也许是上海夜里那绚丽灿烂的灯火,让我迷恋;也许是上海迅猛的发展,那些各具特色的高楼大厦,令我震撼。尤其是上海的外滩。

  这次收上海港,因各方面衔接顺利,第二天上完供给后,在傍晚的时候就驶离了上海。本来应该三天的日程,结果我们两天多点就完成了。船上的机器、设备,一切正常运转,没能如我们所愿,也就找不到理由滞留上海了。那个年代提倡“多快好省”和“大干快上”,因此我们都是尽职尽责,克己奉公,不能找一丝一毫的理由来停留和懈怠。

  吃晚饭的时间,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夕阳的余晖照耀在黄浦江上,让整个黄浦江沐浴在一片金色的海洋中。由于逛上海给我们带来了兴奋和刺激,因此我和吴永志、徐怀亮、苗大车(轮机长)、水手长五个人,决定喝点小酒来庆贺一下。因为天热的原因,我们把酒菜都拿到甲板上去吃,我也拿出了我买的那两瓶洋河大曲白酒。我们五个人下身穿着大裤衩,上身光着膀子,一副逍遥快活的样子。我们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黄浦江两岸的风景,此时此景,真是别有一番韵味在心头。

  这美景加美酒,不一会两瓶就见了底,于是水手长又去拿了两瓶。喝到最后我们五个都喝醉了。过后为此事,我们四个人受到船长的严厉批评,并上报中队领导,给予我们扣除当月奖金的惩罚。只有苗大车免于处罚,因为他是船上的元老,又没因喝酒让机车出现问题。

  当我躺在舱铺的时候,虽然有些醉意了,但耳边却久久回响着歌星周璇所唱的那首《夜上海》: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未完待续)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四) 2018-04-09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一) 2018-04-03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二) 2018-04-04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三) 2018-04-04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athleticdnablo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