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2018-04-09 16:20:00   来源:昆嵛   【字号:

  七 八号台风

  一九七六年的八月份,是我刚到船上的第二个年头。这个时间我们正在南海附近捕刀鱼。一年多的海上生涯已经让我逐渐适应了海上的生活环境,虽然单调却也快乐着。再加上在船上能天天吃到新鲜的鱼虾,所以也冲淡了船上生活的乏味,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天天吃到海鲜的。

  有一天,刚下网不久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因厨房里比较闷热,我们就端起饭碗到甲板上吃饭。这天海上风平浪静,天空万里无云,海面上平静得像一面镜子,一丝不动,闪着蓝光;太阳就像是一个大烤炉,把我们个个都烤得汗流浃背。

  饭吃到一半时,大副彭大牙过来告诉说你们快点吃饭,吃完饭马上就起网,因为要来台风了。看到天气这么阳光明媚,他的话让我们都当作耳旁风,感觉他是在小题大做,是在逗我们,这么晴朗的天会来台风吗?

  大副一看我们不相信他,就把露在外边的两颗大门牙给封闭了起来,拉下脸说道:“就十分钟的时间,吃完饭就马上起网。”我们一看他这么严肃,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了,于是大家急三火四地胡乱吃了一些就赶紧去穿工作服。这时,起网的铃声也大作了起来。

  对船和我们“靠帮”后,把那一根钢丝绳给打了过来,我们放入起网机里开始搅动起网了。当网腿上来了以后,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就有些昏暗起来,海面上也泛起一层闪亮的浪花——这浪花其实是海里的鱼,预感到要变天了,都跃出水面来深呼吸,然后赶紧下潜躲避灾难。坏了,要变天了,水手长大声地说着。

  自我工作以后还从来就没遇见过台风,所以对水手长的紧张还不以为意,认为不就是一场台风吗,我们的船那么大,能把我们的船给卷翻了不成?所以心里一点都不紧张,还在心里讥笑水手长太胆小了。

  水手长的工作一般是在稳车前起吊网,也就是在甲板的中间位置,比我们在后台上要安全多了。我们在后台上都不怕,他又有何担心的呢?因此我感觉他也有些小题大做。

  正在起网的时候,海浪突然就大了起来,比平常大了许多,船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以前也遇见过七级的大风天气,虽然浪大,但都是随风向而来,这次却和以前不一样,是四面都有大浪。水手长告诉说,这是龙卷风来了。水手长这么一说,让我原本很放松的心也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忽然一个巨浪打到甲板上,这个大浪带着铺天盖地般的凶猛,整个甲板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汪洋。凶猛的巨浪,把毫无防备的水手长给卷到了海里,并迅速没了踪影。这一幕让我们都始料末及,当我们正在惊呼和悲痛的时候,奇迹却突然又发生了。忽见又一个巨浪打了上来,因不间断的巨浪作用,又把水手长给送了上来。这惊险的一幕,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出现,却在我们船上上演了。龙卷风的威力,把我们都给惊呆了,也赶紧喊水手长抓住船舱把手,以免被再次打入海里。水手长毫发无损,只是被大浪卷上来的时候,胳膊碰在舱盖上磕破了一点皮。有惊无险后,大副让我们都加倍小心,加快速度起网。

  这时头船船长通过对讲机,发来了弃网的命令。可大副却不舍得把这么好的网给丢了,可以说这网就是他的命,丢了网,我们就无法继续捕鱼了,就必须回母港换网,因为备用网也是刚换下来不久的碎网,这样会耽误很多时间。这时候渔网已经起上来一大半了,大副让我们站稳了,每个人手拉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操作,以防被突然的大浪给卷走。

  这时候海面上的风逐渐大了起来,估计有七级以上。我们也在艰难地起着网,整个船摇摆得厉害,这给上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在大副的指挥下,网腚终于被拖了上来。因下网时间短,只捕到了为数不多的鱼,大副吩咐我们不要管鱼了,赶紧把网固定好,以防被打进海里。意思是说打上来的鱼不如网值钱,更不如我们的命值钱,让大家赶紧回船舱避险。

  当我们把网固定好后,更大的风就来了,估计在九级以上。这时大多数人都开始晕船呕吐了,包括久经沙场的水手长。整个船上除了船长、大副、二副没有晕船外,另外一个就是我了。这个时候的不晕船就是指还能继续操舵,其实我心里的五脏六腑也都是在急剧地翻滚着,只不过比其他人能坚持下来罢了。

  我们船当时所处的位置离青岛不远,正常情况下需航行一个多小时,因此去青岛避风就成了唯一的选择。虽然是龙卷风,但刮了一阵后就开始有了固定的东北风向。而这个风向对我们去青岛避风却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我们要去避风的地方是在西南偏西方向,和台风方向既不是顺风顺水,也不是顶浪而行,而是偏跨而行。这是最危险的航行,顺风顺水,是最好的操作,顶风而上,虽然有些颠簸让船速很慢,但却能保证安全。最怕的就是偏跨而行,因为一旦操作不好,整个船就会失去重心而被打侧翻了,那样的话,整条船上的生命都将不复存在了。

  船长启动了紧急预案,全船人员进入高度戒备,时刻提防发生意外。其实这个时候全船人员除了我们几个,其他人都晕船晕得厉害,几乎都丧失了战斗力,哪来的总动员呢?他让我和他一个班,大副和二副一个班。好在机舱苗大车还能坚持下来,如果他也不能上岗的话,那我们就是彻底完蛋了。

  尽管平常我很少晕船,但这么大的台风让船剧烈颠簸,因此我也有些晕船了,也有想吐的感觉。好在还能坚持住,要不光靠船长一个人操舵,那非得把这个小老头给折腾趴下不可,没了船长的指挥,那我们这条船就成了群龙无首了,那会比遭遇台风还可怕。

  艰难的避风航行开始了,这是一段危险的航行,能不能顺利到达避风港,一切都是未知数。一般来说台风都会伴随着狂风暴雨,那场面就是一场可怕的灾难片在重演。狂风暴雨让航行视线模糊不清,硕大的雨点打在驾驶室的玻璃上,就像是下着冰雹那样可怕,给正常的操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再加上海里的巨浪涌上来的浪花和雨点形成了交汇,那剧烈的碰撞声,似乎要把整个驾驶室给生吞活剥了才肯罢休。

  远望前面的海面上,到处都是滚滚的大浪,就像是一座座高高的山脉,正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之势,朝我们的船涌来,那场面真是可怕至极。船长果断命令我朝浪来的地方打正方向,不许偏离。我就赶紧调整方向,快速回舵迎着大浪。这时我们的船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那样,一会给冲到了山顶,一会又被抛入了谷底,那巨浪就像是一个猛兽,随时要把我们的船给撕裂吞下,其场面惊险无比。大浪过后,船长命令赶紧右舵20度,朝避风航线做“腰跨航行”。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机器熄火了,机舱里主机出了故障。这下可让船长慌了神,在这个节骨眼上失去动力,那就是要命的事,没有动力,船随时都会被打翻,一场灾难就难以避免了。

  船长急出了一身冷汗,他马上叫大副去问问苗大车到底出了啥故障,多长时间能修复。大副连忙去机舱问苗大车是咋回事,苗大车说是油泵堵了,并叫起了正在晕船的二车,估计得半个小时后才能修复。

  半个小时,在平常的时候倒不觉得多,但在这关键的时刻那怕是几分钟也会要了全船人的命。由于失去了动力,用船舵来控制方向已经是不行了,这个时候又不能让船随波逐流,那样就有颠覆的危险了。于是船长让大副和二副赶紧去船头准备下锚,并嘱咐不能一次性把锚链都放出,必须分时间段依次放出。如果一次性放出,那就等于没了回旋余地,如果巨浪多次打过来时,船头不能随浪灵活上翘,那就很容易让巨浪将整个船给打沉下去。所以说铁锚是这个时候船上唯一的救命利器。

  大副和二副穿上雨衣和救生衣,跌跌撞撞地朝船头艰难地摸过去,因为狂风暴雨和巨浪的叠加,让这段最短的距离变得如此艰难和遥远。船长让我尽量用舵来调整方向,以便让大副二副随时下锚。这时候我已经顾不得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滋味了,在这船上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啥都得豁出去,并要高度打起精神来盯紧前方的巨浪。这时候我在想,假如发生不测,那我们的工友们都在船舱里出不来咋办?那不是要被一锅烩了吗?现在是否应该提醒船长派我下去叫醒他们?可看到船长那张难看扭曲的脸,我就把这个想法给打消了,感觉船长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如果真到了危险的时候,他会采取措施并叫醒他们逃命的。

  大副和二副好不容易摸上船头,他们两个都得猫着腰前进,还得用手随时抓着栏杆,以防让巨浪给打飞出去。大副他们摸到锚机前,回头给船长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说可以随时下锚了。船长用手势比划可以先下一半钢丝绳,意思是留着一些预防更大的巨浪。两个人把铁锚放下去之后,还得在原地待命,以便等船长的再次命令。

  看到把铁锚抛下去之后,我高度紧张的心才放松了一些,毕竟下锚后能比没有动力的船随风飘摇要好很多。正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排更大的巨浪,那巨浪所发出的声响,可以用雷霆万钧来形容。那卷起的巨浪,起码有二十多米高,如果落在船上,那非得将船给砸沉不可。从没看到如此可怕的场面,把我的脸都吓得煞白起来。

  眼看着巨浪就要打过来,船长用手势对大副下达了放钢丝绳的命令。虽然大副以前也遇见过多次大风大浪,但这么大的巨浪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他的脸色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大副和二副赶紧松开手刹柄,让钢丝绳突突地滚了下去,船头立马就抬高了许多,这才让船躲过了这一劫。但让他又马上担心起来,钢丝绳都放完了,如果再来这样的巨浪,那将如何是好呢?那不得听天由命等死吗?大副的担心也是船长所担心的,他的额头都皱成地瓜岭了,可见他是多么的担心啊!

  正当船长焦头烂额的时候,机舱里突然传来了突突的马达轰鸣声。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抢修,苗大车终于将机器修好了,主机又发出了轰鸣的欢叫声。船长一看机器修好了,马上示意大副赶紧起锚,以防再来巨浪没缆绳可放造成危险。

  由于风浪太大,大副和二副已经被雨水和海浪给打得晕头转向,两个人把头部都藏进雨衣里躲避着风浪,却没看到船长的手势。船长一看他们没看见,就冒险把窗玻璃给放了下来,他探出头对大副大声地喊着,彭大牙,赶紧起锚!并连喊了好几声,大副这才听到了。当船长刚想把窗玻璃提上去的时候,忽然一个大浪打了进来。这凶猛的大浪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把船长给狠狠地踩翻在地。这时整个驾驶室里已经是汪洋一片,海水漫到船长室里把大副、二副的舱铺给灌了个正着。

  我一看船长还没爬起来,赶紧放下舵盘就去提窗玻璃。这时船长大声喊我别去管了,赶快将舵顶着大浪方向要紧。我也管不了许多了,我不想让驾驶室再次变成汪洋,又使劲提了一下才将窗玻璃给提上了。然后我赶紧去操舵,虽然船偏离了一些方向,但让我很快就给纠正过来,好在没酿成大错。大副和二副及时起锚后,就连滚带爬地回到了驾驶室,浑身上下就像落汤鸡那样狼狈不堪。

  有了动力后,操作起来就灵活多了,让刚才失去动力的担心化为乌有了。我们船艰难地朝着青岛方向航行,原本只需一个多小时的航程,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艰难拼搏,终于到达青岛避风锚地。当大副、二副把锚机放下去后,我的双腿也软绵绵地站不住了,随后扑哧一声倒在地上。毕竟连续坚持了五个小时,已经将体力透支殆尽。

  当我回到舱铺时,我被眼前的乱象惊呆了:整个前舱被翻了个底朝天,衣服鞋帽乱飞,暖瓶都摔在地上,暖瓶胆都破碎了,喝水杯也滚得满地都是,更不能忍受的是呕吐物遍地横流,那难闻的气味,恶臭无比,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场。我连忙打开房间大门透气,然后逐个叫醒他们起来换风透气。这个时候的他们,简直像囚犯差不多,个个面黄肌瘦,好像在监狱里没吃饱,受到严刑拷打那样弱不禁风。

  尽管船舱里气味难闻,但我也顾不了许多,因为太累了,连衣服也没脱,一头钻进去睡觉了。(未完待续)

昆嵛文化传媒

昆嵛文化传媒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五) 2018-04-09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四) 2018-04-09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一) 2018-04-03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二) 2018-04-04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athleticdnablo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