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八)_烟台文化网_胶东在线 -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2018-04-18 14:51:07   来源:昆嵛   【字号:

  九对马海峡惊魂

  这里所说的对马海峡,其实是东海区域的一个渔场。位于日本对马岛与臺岐岛之间,也处于朝鲜海峡(即大韩海峡)中部地带的中间水道,宽约46千米。每年春节前后的几个月,我们公司的渔船都要到对马海峡渔场去捕捞马面鱼,很多年都是如此作业。

  那个年代,对马海峡渔场里的马面鱼资源非常丰富,海里的马面鱼多得数不清,给人的感觉是海底的鱼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网下去总能捕捞到三五千斤。也许人们不信,这不要紧,看看我们渔场下网时间的频率就会知道了。在其它渔场拖网作业时,一般需要三个小时为一个时间段;而在对马海峡这里,最多一个小时就够了,这足以说明这里的渔场资源非常丰富。而我们船经历过拖网时间最短的一次为十五分钟,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十五分钟是个啥概念?当我们把渔网放海里后,船员们脱去工作服,再去洗洗手、洗下脸,然后刚躺舱铺里想休息一会,就听到起网的警铃响了起来。开始我们都有些愣住了,刚下去网就让起网,莫非发生大的事情或要转移渔场?或者是值班员误按了警铃?就在我们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大副彭大牙就过来催我们赶快起床,说鱼已经满网了。他的话让我们都有些好笑起来,刚刚下去网就满了?这不是天方夜谭吗?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难不成我们的渔网会是魔力神网,将所有的鱼都吸进去了吗?

  大副看我们不信他的话,说刚才他在舵楼值班,看到船速已经行驶很慢了,几乎到了走不动的地步,这就说明是鱼满网了。心眼多的吴永志打趣说,说不定是渔网拖到海底石硼了也不一定啊。他的话引起了我们的共鸣,都说有这种可能,哪能这么快就满网了?除非海底下鱼堆成了山。我们看到大副脸色有些发青,而且平常经常外露的大门牙这次却没有露出,就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的了,于是就赶紧收住说笑,连忙去穿工作服准备起网。

  不知道我们船今天是交了啥狗屎运,让海里的马面鱼都争先恐后地钻到我们的网里来了。一般来说鱼进网里后,都会集中到网腚那部分,最多到网的中下部分,所以前半部分起网时间都在二十分钟左右。可今天我们不到五分钟就起不动了,看来鱼真是满网了,都满到网筒的中央偏上部分了。今天的天气晴空万里,无风无浪,远远看去,被马面鱼支撑起来的渔网就像是一条巨蟒吞噬了大它好几倍的猎物后将整个身体都给撑得浑圆起来动弹不得。这一景观是我们从来没看到过的,因为以前都是快到网腚部分了才能看到网腚里漂起来的鱼。

  很多人都吃过马面鱼,知道马面鱼外皮是一层厚厚的就像是砂纸那样涩的皮,如果不小心蹭到脸上,能把你的脸皮给蹭破。我就吃过这样的亏,有一次因起网时风浪很大,当我把吊起的渔网抱住往前拖的时候,因网随风摇摆不定,让挂在网上的一个大马面鱼给蹭到了脸上,随后我的脸上就被蹭破了皮,有手掌心那么大,并且渗出了一些细细的血珠。由于没有及时消毒处理,让我的脸上留下了一块巴掌大的乌青,一直到来年的伏天过后才慢慢消除了。这期间我下陆地去逛街的时候,不管是春夏秋冬,都要带着口罩,你说这大热天的带个口罩难受不难受啊?可也没办法,因为那个时候年轻爱美,不想让人看到我脸上那块像胎记似的乌青。

  在渔场里作业时都希望有风平浪静的天气,因为这样能减轻很多劳动强度,也能让很多晕船的人们提高工作效率。可在捕捞马面鱼起网的时候,最好海面上能有个四五级的风,因为风能将网里的马面鱼快速地传递到网腚部分,这样有利于我们及时地将马面鱼一包一包地吊到船上来。

  这次满网的这天,海面上却是风平浪静,海面上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平静得像是一面镜子,一面能看清整个海底的镜子。大副一看这满网的马面鱼就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的开始,因为马面鱼不仅皮肤发涩,而且在头部还有一根五厘米长的针刺,这根针刺不但有毒而且很容易卡到渔网的网眼里,造成将鱼传进网腚里的难度,因为过多的马面鱼卡在网筒里在没有风的作用下是很难往下传递的,不能传递到网腚部分,那就不会把鱼顺利地吊上来。

  大副的担心果然成了现实,以前每吊一包鱼上来的时候,重量在一千斤左右,可现在都吊不满一包,只吊上来小半包,有三四百斤左右,有时候竟然才吊上来一二百斤。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忙着赶紧将鱼倒出来然后再将网腚绳穿好,赶紧将网腚丢海里去,好让其它的鱼赶紧往网腚里传。顺便说一句,马面鱼只要进入渔网后就会立马死掉,很多人不相信这种鱼生命怎么会这么脆弱,怎么鱼一成堆就会死掉?这个我也不懂,估计是心脏和肺活量太小了的缘故吧。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是由于马面鱼进网后死掉,这才造成了不能顺利传递到网腚部分,试想,如果这些鱼活蹦乱跳的话,那就很容易被挤进网腚,也就不会造成我们把鱼吊上来的困难了。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马面鱼表皮发涩和那根针刺的作用,也是造成这种困难的一个主要原因。

  由于无风无浪,让我们将鱼吊上来的难度加大了不少。一般情况下马面鱼起网的时候最多在五个小时左右,这五个小时能起网的马面鱼有五吨之多。而我们这次起网的时间竟然用了很长时间,大家猜一下有多长?猜不出来吧?那我来告诉你,我们这网起获的时间为两天二夜,你可能惊呆了吧?网里有多少鱼让你们干了两天两夜?网里的鱼确实很多,多到就这一网就让我们的鱼舱满载装不下了,最后剩下的只能堆在甲板上了。

  按说即使这么多的鱼也不用干两天两夜,如果是带鱼的话,有几个小时就干完了。只因为这两天无风无浪,所以才让起网进度拖得这么久。久久不能将网里的鱼吊上来,大副的眼里有些冒火,再加上已经干了二天一夜没有睡觉,他的眼睛红肿起来。大副是主管起网工作的总管,久久不能将鱼起上来的焦虑,能让他不上火吗?以前喜欢嘻嘻哈哈开玩笑的他,现在就像是一具被困的猛兽,干着急却发泄不出来。

  对我们这些刚入行不久的新人来说,也在经历着一场严峻的考验。二天一夜没休息,对我们这些正处贪睡年龄的年轻人来说,已经把体力透支到极限了,眼睛几乎是睁不开了,头昏沉沉的只想赶紧倒下睡觉。

  大副没看到徐怀亮,以为他是去偷懒耍滑了,就问我徐怀亮去哪里了?我说他先头说去厨房喝水,不知道这水喝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大副让我去厨房看看。当我走进厨房时,看到徐怀亮已经躺在厨房的地上呼呼大睡呢。原来他迷迷瞪瞪地去厨房时,因腿脚无力,再加上厨房门槛过高,他被门槛给绊了一跤,然后他就一个踉跄扑在地上睡着了,可见他困到了极限。

  大副一看人员已经疲劳得有些人仰马翻,就决定趁把网腚放海里传鱼的空档,让一部分人去厨房的案桌上趴着迷瞪一会,等好起网时再叫起来,估计能睡半个小时左右。然后趁第二次往海里放网腚的时候,让另外一部分人去厨房睡一会。尽管只能睡区区半小时,但总比大家一起都靠渔网上要好很多,要不恐怕都要倒在鱼堆上睡着了。

  我们是拖网渔船,就是有两条船一起拖网,一般是一条船起网后,另外一条船下网。由于我们船拉的鱼迟迟吊不上来,这样就得对船连续下网、起网,这让对船的工作量也大了起来,几乎和我们船一样不能闲着,也就没法休息和睡觉了。

  我们船经过两天两夜的苦战,终于将网里的马面鱼全部吊上来了。当最后一网腚鱼被吊上来后,大家紧张、疲惫的身体这才完全垮了下来,浑身软绵绵的好想马上倒头便睡。这时对船船长下达了返航的命令。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都有些开心起来,经历两天两夜疲惫,我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虽然说返航就不需要再干活了,就可以去美美地睡一觉了,但渔船航行时还需要有人轮换去舵楼值班驾驶。在起网时都是由船长一个人在值班,或偶尔二副会替换一下,因此值班和干活显得同样重要。因为值班也是关乎到船上所有人安危的大事,不能老是让船长一个人不休息,否则就会出大事的。当大家收拾完鱼货后,都兴高采烈地去准备休息了,毕竟两天两夜没有好好睡个囫囵觉,这下可是解放了。

  可不凑巧的是,返航第一个值班的是我和水手长。因为我们值班是按名单轮换的,正常情况值一次班在三个小时左右,运气好就值得少一些,运气不好就值得长一些,这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比如说一班值班时,航行了一个半小时后就开始下网了,这为一个班的结束。二班值班时也许航行了三个小时还没到渔场,因此就要叫下一班上来接班。而下一班上来后航行了一个小时就下网了,这也算是值了一个班,就是点赶得好。

  本来想干完活后能去美美地睡一觉,但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了,必须值班三个小时后才能换岗。可一想到熬这漫长的三个小时,心里就有些憋屈和难受,我咋这么倒霉呢?怎么偏偏赶上第一个班的是我呢?

  当我和水手长走进驾驶室的时候,船长瞪着有些红肿的眼睛告诉我们说,今天有雾,要多注意观察,千万不能睡着了。说完了让我去厨房跟大师傅要一些干干的红辣椒上来。我说拿那些上来干嘛?船长说预防你们困得睁不开眼的时候用,就是说当困得不行了时就咬一口干辣椒,立马就会辣得你咳嗽难受,这时你的困意就会消失了。嘿,还真是的,把过去红军长征时用来对付瞌睡的办法都用上了,亏船长能想得出,我心里不由地偷笑起来。因为我不喜欢吃干辣椒,我给水手长拿了一些,我拿了一些大葱上来,我感觉困了咬口大葱同样能打退睡意。

  船长进屋里睡觉后,水手长说他先操舵,让我做凳子上迷糊一会,毕竟他大我几岁,比我能抗造一些。尽管我很想马上坐凳子上迷糊一会,可我是小字辈,再说了水手长大小也是个官,我哪好意思让他先操舵呢,于是我坚持我先来。其实我也是留有私心,我想趁我现在还不是困得不行了就先操舵,等我实在困得睁不开眼时正好叫水手长来替换。

  对马海峡浩瀚宽阔,除了一些渔船在拖网之外,几乎看不到其它的大船。航行路线是船长提前预定好的,只要看着罗盘指针不偏离左右十度就行。这天虽然稍微有些轻雾,但是海面上几乎是风平浪静,因此只要紧紧把住船舵,基本上不用来回转动就可以了。

  刚开始的时候,水手长还能和我聊些家常话或聊一些荤段子,我还没感觉困得要命。后来水手长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空旷寂静的舵楼里操舵,再加上也没人和我说话,这时我的困意就马上袭上来,不一会我就抱着舵盘迷糊起来。毕竟是站着,再加上也有心事和责任感,肯定是不能沉睡的。也许我迷糊了几分钟,当我睁开眼时,一看罗盘偏离了航向30多度,我一惊,又连忙把舵盘给调整过来。这样我就不敢再迷糊了,万一发生意外,那我的责任就大了。可困得实在是睁不开眼了,正在无奈的时候,我想起了船长说过吃辣椒的事,于是拿起一根大葱就吃了起来。刚开始还有点作用,也不怎么瞌睡了。可不一会困意又袭了上来,我一看吃大葱是不行了,于是就按船长说的那样,把几个干辣椒放嘴里狠劲地嚼起来。这下可起到作用了,我被那干辣椒给辣得眼睛里都流泪了,当然睡意也就马上消失了,看来这干辣椒还真管用。

  一看时间有一个多小时了,于是我喊水手长过来替换我。一般我们两个人值班,空闲的时候是一个小时一换,情况特殊的时候是半个小时轮换一次。当水手长替换我的时候,我坐在凳子上就迷瞪起来,也不去管操舵守则里说的要注意观察的那些规矩了,毕竟是太困了。

  当我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船用对讲机响起了紧急呼叫声,声音大得刺耳,把我给惊醒了。水手长让我去里屋把船长叫起来,因为是对船船长呼叫我们船长的。对船船长告诉我们船长说,同在一个渔场作业的一条返航渔船被一艘外籍货轮给撞沉了,船上人员生死不明,让我们船加紧搜索落水失踪人员。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瞌睡立马就给惊得全没了,毕竟这个消息太可怕了,现在就是让你去睡觉你也不敢睡了。于是船长按响了警铃,让全体人员都到甲板上瞭望,发现可疑漂浮物马上报告。大家睡得正香,也都迷迷糊糊地睁不开眼,心想不是返航了吗,怎么还要给叫起来?后来大副下来说了沉船的消息后,大家的睡意马上就全无了,都赶紧跑到甲板上瞭望起来,毕竟那关乎到很多条鲜活的生命,也许还有我们都熟悉的同事呢。同时大家都睁大眼睛,不肯放过每一个细微的可疑物。

  尽管我们眼睛睁大得有些生疼,但没有发现一个大活人,就连一具尸首都没看到,只看到一些零散的船用舱板、鱼箱、衣服和被子等漂在海面上。我们一直搜寻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发现任何落水人员。因为这条被撞沉的船也和我们船一样是返航回港,大家分析说恐怕是当时都在睡觉,被撞后船体变形没能及时跑出来,都被憋死在船舱里。大家分析的没错,据后来的可靠消息,这条船上一共17人,只有船长一人在渔船被撞沉后跳水被救活下来,其余的都被闷在船舱死亡。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为死难的同事们默哀,也为失去这些同事而沉痛不已。

  沉船情况解除后,我们的船继续返航,这时我和水手长已经下班了。尽管是两天两夜没休息好,本来下班后应该能美美地大睡一觉,但被这沉船事件给闹的,我的睡意也全无了,害怕万一睡着了再发生意外咋办?可毕竟是两天两夜没睡了,在我坚持了一个小时后,还是困意袭上来,于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头睡起来,心想管它沉船不沉船呢,睡觉大于天。

  直到现在,每当我回想起当年在对马海峡拉马面鱼的艰辛以及发生的沉船事件,都会让我感到触目惊心。同时也让我感到很庆幸,假如我们船返航而我在值班时这么疏忽大意发生了这个事件,那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吗?也许我早就不在了呢!不过那个时候谁也不会想到那么宽阔的海面会发生碰撞事件,要怪就怪那个时候环境太艰苦和马面鱼太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多的马面鱼,我们也不用那么辛苦和劳累,也就不会瞌睡到打不起精神来导致事故。当然了这是在强词夺理,鱼多是好事,能多为国家创造财富,鱼多工作量肯定很大、很累,但只要调整好休息时间,应该是不会发生事故的,当然了这也和船长的决策有很大关系。

  (未完待续)

昆嵛文化传媒

昆嵛文化传媒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七) 2018-04-18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五) 2018-04-09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六) 2018-04-09
韩勋德:水手手记(散文连载之四) 2018-04-09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athleticdnablo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